站内搜索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震害防御 > 内容
华商报:原国家地震局局长忆唐山地震:20几万人一下没了
来源: 华商报 记者:马虎振 发布时间:2016年07月28日

1976年7月28日凌晨,沉睡中的唐山遭遇7.8级大地震,仅23秒,工业重镇夷为废墟,死伤之重,令人心惊。

然而,这座被预言“将从地球上被抹去”的城市,却因为“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”的强大支持,重新在废墟中顽强崛起,焕发出新的生命。

40年过去了,唐山早已凤凰涅槃、浴火重生,但唐山人始终不曾忘记的,除了灾难带给他们的伤痛记忆,还有举国驰援的感动。也正是这些不能忘却的记忆,支撑起唐山这座希望之城。

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40年了,唐山大地震的经历者、救援者以抗震精神为支撑,坚韧不拔地奋斗着。在唐山大地震40周年纪念日之际,华商报记者走近亲历大地震的新闻人物,重温这段不能忘却的记忆。

>>地震来袭

40年前的唐山大地震犹如400枚广岛原子弹,在距地面16公里的地壳中猛然爆炸,这座百万人口的城市被顷刻夷平……

时间: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。

震级:里氏7.8级强震,震中烈度高达11度。

伤亡:包括天津在内的所有受灾地区,共有24万余人丧生,16万余人受重伤。

唐山人口伤亡最为惨重,全家震亡7218户,名列20世纪世界地震史死亡人数第二,仅次于1920年发生在宁夏的海原地震。

屋毁:唐山倒塌和严重破坏的房屋约有65万余间,1050余万平方米,全市97%以上的工业和民用建筑被摧毁。

>>全国驰援

14万人民子弟兵顶着频繁余震,冒着生命危险,用双手、用铁锹等最简陋的工具,从瓦砾中救出了1.64万名群众。

同时,5万名干部和工程技术医务人员、数十万吨物资驰援唐山。

10万名重伤员转送到全国各地,得到及时救治;

打赢震后防疫灭病的攻坚战,创造“大灾过后无大疫”奇迹;

4204名地震孤儿有了新家,重新体会到父爱母爱;

3817名地震截瘫伤员,得到精心治疗和护理……

>>灾后重建

据估算,重建唐山需要立即清理出去的废墟多达3000万立方米,如果码成1米宽、2米高的城墙,可以超过万里长城的长度。

救援之后,来自全国各地的10多万建筑工人进入唐山,火速开始重建。

震后一个月,建筑面积达20万平方米的河北1号小区开工。统计资料显示,到1986年6月底唐山复建完成,恢复建设竣工面积1800万平方米。市区建筑物、城市生命线工程等均具备8度设防功能,成为世界“抗震型城市”的标杆。

1986年年底,唐山市23万户居民搬入新居,占当时总户数的98.5%。

唐山人说,10年间,汽车拉走了一个唐山(废墟唐山),内部消化了一个唐山(简易房唐山),重新建起了一个唐山(新唐山)。

采访背景

安启元:

防震减灾最怕豆腐渣工程

安启元:1933年7月生,陕西临潼人。西北大学地质系毕业。

1956年参加工作,1977年8月起,任国家地震局副局长、党组副书记、局长、党组书记。1988年6月起,历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委、西安市委书记、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。1994年11月,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、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。1997年1月,任陕西省政协主席。

唐山大地震为何如此惨烈?它给我国防震减灾工作带来了哪些警示?

7月23日,华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唐山大地震后出任国家地震局局长,并曾担任中共西安市委书记、陕西省委书记、陕西省政协主席等重要领导职务的安启元同志。

“二十几万人啊,一下子就没有了”

华商报:唐山大地震发生后您曾参与现场救援,当时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

安启元:唐山大地震发生时,我在石油部地球物理勘探局工作,工作地点在河北徐水,属保定地区。当晚,我在河北任丘一个刚盖的房子里住着。地震发生,房子摇动起来时,我已经醒了。刚醒,就从上面掉下来一块砖头,落在离床头不到一尺远的地方。我赶紧起来打电话,把院子里的工作人员都叫起来。随后,就准备车辆往唐山进发了。

由于房子倒塌、道路阻塞,我是天亮以后才出发的,到了以后首要任务便是救人。当时余震不断,房子还在继续倒塌。那场景特别惨,天气很热,遇难者的遗体都被寻找出来转移走。二十多万人啊,在这次地震中一下子就没有了。要知道,唐山震前人口有90多万,当时是一个很繁华的城市。

“华国锋说唐山地震预制板把人害死了”

华商报:唐山大地震过去已经整整40年了,那次地震伤亡人数为何如此惨重?为什么伤亡数字在三年以后才公布?

安启元:在地球上我国正好处在环太平洋地震带和欧亚地震带(或者叫喜马拉雅山—地中海地震带)夹角的位置,所以是一个多发地震的国家。我国台湾、新疆都是多地震的地区,包括云南、四川、贵州、青海等省都是。

唐山大地震使我们国家和人民遭受了惨重损失。唐山大地震之所以惨重,首先是因为发生的时间是凌晨,而那时人们正在睡觉。其次,震源就在唐山市下面。地震爆发点距离地面的深度叫震源深度,震源深度越浅破坏越大。唐山大地震的震源深度在地下12千米,属于中源地震。另外,建筑上的原因也比较大。时任国家领导人的华国锋同志当时也到现场去了,他曾说过“地震时房屋的预制板把人害死了”。使用预制板的建筑应该在两端用钢筋做整体连接,若只是把预制板放在上面,墙向外一斜,预制板下来就把人砸了。唐山地震中的很多伤亡情况,就属于这种情形。

唐山大地震中伤亡数字的统计,费了很大的劲。我亲自参与了统计,这些数字是从下面一层一层调查统计报上来的,毕竟这是自然灾难。统计中的重伤者也不是一般的受伤,大都是断胳膊断腿的伤情。

“地震预报比气象预报难多了”

华商报:据了解,1975年我国曾成功预报、预防了海城7级以上地震,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预报工作如何?地震预报工作的难度主要在哪里?

安启元:地震预报有三个要素:在什么地方发生、什么时候发生、发生多大的地震。但要准确预报这三个要素是非常困难的。

气象预报通过卫星云图可以看到、采集数据分析,而地震信息来自于地下,无法直接捕捉看到,比气象预报难多了。

近几十年,我国地震工作的水平在不断地提升,也有新的发展,在一些领域还处于优先地位。但就地震预报来说,还处于加深研究、进一步探索、克难攻艰、积累经验的过程。

唐山大地震发生后,有的人产生埋怨情绪,甚至还有人要追究科学家的责任,对此我表示不赞成,曾专门写了一篇文章,向公众介绍地震预报是一门科学。在这个领域,目前还达不到完全准确预报的水平。

“不能单单依据一种现象就说可能发生地震”

华商报:地震到来前的宏观异常现象,能不能作为预报地震的参考?

安启元:在群测群防的那个年代,总结过许多地震到来时的一些特殊反应。比如辽宁海城地震前就有一种特殊现象——蛇出洞。蛇为什么出洞呢?有一种说法,认为大震前地壳深部会产生一种气体,蛇在地底下待不住就出来了。东北很冷,蛇在外面都冻死了也不回洞。比如鸽子,鸽子的腿上有个震动小体,频繁的小震动会使鸽子产生异常。此外还有地下水变浑浊,氡气异常等等,这些都叫做宏观异常。这种异常是存在的,但不一定是对应地震的,与地震无关的这类异常也会经常发生。

宏观现象很复杂,有时是偶然的,判断起来难度很大。不能单单依据哪一种现象,就说可能发生地震。再说若根据其中某一种现象就预报说有地震,那每天都可能有地震,这还了得?另外,如果这样预报,还会产生许多社会问题。

总的来说,地震预报是个科学问题。要解决问题,最主要的是要加强地震科学研究,在理论和实际的结合中得以提高和发展。

“唐山地震对西安影响小,因不在同一个地震带上”

华商报:唐山大地震后不到二十天,1976年8月16日22时06分,四川西北部的松潘、平武地区也发生了7.2级地震。有专家称,和唐山地震相比,这次地震对西安的影响更大。这是为什么?

安启元:地震的影响,和地质构造有关系,和距离也有关系。唐山位于华北平原地震带,松潘位于南北地震带上,西安则地处汾渭地震带南段。另外,西安与松潘的距离,也比唐山更近。从地震分布图上看,南北地震带是斜着上去的,长度上千公里,宽度四五百公里。南北地震带对我国影响很大,松潘地震和包括汶川地震在内的四川发生的地震,以及云南、贵州、青海,都位于这个地震带上,我省的汉中、宝鸡等地也位于这个地震带上。由于距离比较近,四川的地震一般对西安的影响比较大。

“防震减灾任务艰巨,豆腐渣工程是最害人的”

华商报:唐山大地震给防震减灾工作带来的警示是什么?有哪些经验和教训值得总结?

安启元:科学在不断发展,地震科学研究也在不断深入。由于实践多了,抗震经验也越来越多了。总的来说,情况是越来越好了。但问题是难度很大,我们采取的所有措施都要经得起地震的实际考验。所以,防震减灾的任务是很艰巨的。

针对城镇化趋势,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建筑搞好,建筑抗震的标准要提高,工程设计要合理,施工质量要搞好,不能搞豆腐渣工程,豆腐渣工程是最害人的。和预制板相比,现在的剪力墙结构建筑改进得很多,用钢筋连接起来,形成了一个整体结构,地震来了就不容易摇得动,或者虽然摇动了是整体摇动,不容易塌下来。从而减轻灾害,减少人们生命财产损失。

就我省防震减灾工作来说,最关键的是建筑标准要提高,设防要好;此外要加强公众的防震、抗震意识。地震应急避难场所虽然使用次数不多,但关键时非常重要,我觉得地震应急避难场所应该和休闲娱乐运动场所结合起来建设,把应急和平时结合起来建设是最好的。

“我国抗震经验和水平在国际上是比较领先的”

华商报:作为普通市民,在地震发生时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能更大程度避免伤亡?

安启元:人民群众要怎么防震呢?要注意,小屋子要比大跨度的屋子抗震好。同样一座建筑,比如大会堂或大厅,门道那一块儿相对比较安全。从抗震角度来说,大空架、大空场比较起来,就不如小门道更安全。再比如地震来临时,桌子底下小小的空间就可能救人一命。但具体该藏到桌子下还是桌子旁边的三角区,还要看具体情况,桌子木料是否结实也要考虑,总的来说,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,日本抗震经验多一些,美国的科技交流多一些。而我国由于遭受的地震灾害多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所以实践经验也很多,科技水平、防震抗震经验和水平在国际上还是处于领先地位的。

我已经离开地震工作岗位很久了,以上只是一些记忆中的回忆。近几年,地震工作有许多创新和发展,知之甚少,不能谈及。 华商报记者 马虎振

Copyright 2008-2018 贵州地震信息网 版权所有
您是第访问者
地址:贵阳市延安东路58号  24小时震情值班电话:0851-85254530
黔ICP备08101043号

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486号


;